邮箱|搜索
新闻头条 道德模范 未 成 年 人
文明创建 志愿服务 我们的节日
要 闻 文明播报 高层动向
要闻轮显 宣传信息 领导活动
图文简报 魅力唐山
他山之石 热点评论
文明视频 文明微博
专题活动 工作提示
  唐山文明网首页 > 全民阅读 > 好书推荐
《梁漱溟日记》
来 源:深圳商报
发表时间:2014-08-27
字体:[][][]

 

  近80万字的《梁漱溟日记》全本单行本收录了30余张首次公开的私家历史照片。图为1987年5月23日,梁漱溟留影于家中。 (出版社供图)

▲1948年,梁漱溟在重庆北碚撰写《中国文化要义》时留影。 (出版社供图)

《梁漱溟日记》(上下)梁漱溟 著上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8月定价:99元

梁漱溟的部分日记本。 (出版社供图)

  近80万字的《梁漱溟日记》全本将首次出版单行本,并收录30余张首次公开的私家历史照片。记者从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文景公司获悉,梁漱溟现存日记始于1932年,终于1981年,长达50年的行止经历及感受心境,在日记中都有朴实的记录。

  该书责编何晓涛告诉记者,梁漱溟日记是20世纪中国诸多重大事件的见证,梁漱溟长子梁培宽专门为该书撰写了导读性质的前言和每一年的大事提要,修订及增补注释、人名索引。此外,书中还附有数十幅首次公开的梁漱溟私家照片,如考察山西村政,1949年迎接北碚解放,1973年参观毛泽东故居等珍贵的历史留影。

  《梁漱溟日记》将在即将开幕的2014上海书展上正式亮相。出版方透露,届时,该书整理者、梁漱溟之子梁培恕也将与刘东、张大春、顾红亮、止庵、吕新雨等共同亮相主题论坛,从梁漱溟出发,探讨“儒家的生活世界”。

  劫后余生的日记

  始于1932年终于1981年

  世纪文景审读室主任、社科一部主任何晓涛是《梁漱溟日记》的责任编辑。据他介绍,《梁漱溟日记》是梁漱溟现存全部日记的汇编,此前曾被收录在《梁漱溟全集》中,此次是经重新校勘首次全本单行出版。

  梁漱溟早年起即有记日记的习惯,但多有散失,比如20岁前后闭门研读佛典时期的《楞严精舍日记》,在抗战时期留存于北京故居,被人当废品卖掉了;后来被抄家也致使有6年的日记全部丢失,4年日记严重残损。不过即便如此,劫后余生的日记仍有70多万字,始于1932年,终于1981年,前后跨越50年。

  梁漱溟长子梁培宽在该书前言中表示,这些日记是梁漱溟全为自己备忘而写,并无身后发表之意;可是如今它却可为人们了解他,提供了一个“窗口”。

  那么,日记中的梁漱溟是怎样的形象?

  何晓涛告诉记者,例如,日记中记载了上世纪50年代初,梁漱溟暂居于颐和园,常与三五友人聚谈,爬山、划船次数之多,连梁漱溟的家人都极为惊讶;为撰写书稿,梁漱溟多次前往北京图书馆查阅资料,常于凌晨早起写稿,除夕、春节节日亦笔耕不辍;晚年为与衰老作斗争,“力行不搭车之决定”,外出多赖步行,每日坚持练太极拳……诸如此类生活细节,在日记中都有记录。

  有趣的是,梁漱溟被后人冠以“最后的儒家”、“现代新儒家三圣之一”等桂冠,而他本人则说自己前生是个和尚。何晓涛举例说,梁漱溟的日记里常有茹素、抄写佛经、闭关习静的记载;“文革”抄家后,梁漱溟被罚扫街,回家后写下偈语“一声佛号观世音,声声唤醒自家心……”夫人陈树棻去世后,他曾连续数日为之诵《地藏经》,“日记的记载可以侧面证实,梁漱溟确有佛徒的一面”,何晓涛说。

  日记中的梁漱溟

  感受最深是个“真”字

  梁漱溟曾被美国汉学家艾恺称为“最后的儒家”。何晓涛告诉记者,在读梁漱溟日记的时候,感受最深的就是一个“真”字,“他写日记不是为了后来出版,而是作为生活的备忘录来写的,而他日记中的很多想法与他公开发表的都是完全一样的,这是非常难得的,很多公众人物尤其是现在的名人都是人前、人后形象很分裂的,表面说一套,但内心想的是另一套,梁漱溟在人格上真的是非常了不起。”

  “独立思考,表里如一”不仅是梁漱溟的自我评判,也为后人所公认,其率真无伪、反躬自省之诚在日记中多有表露。梁漱溟多次公开表示负有“为往圣继绝学”的历史使命,日记中也常见梁漱溟所作的自我反省:“夜醒后思年来俗念盈胸,没出息到家”,“我一生得力在处处‘有自己’,然而今日最大病痛亦正在脱不掉个人主义,‘不能没有自己’,“有人纠正,思之不能释然,小气极矣”。

  “由此可以理解,梁漱溟甘冒生命危险,坚持巡视抗战敌后游击区八个月之久;在常被称为荒废了特殊岁月中,却撰就了《人心与人生》、《东方学术概观》等传世之作;遭全国性大批判,而能傲然宣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此类所谓传奇,对梁漱溟自身而言,不过是其践履笃实的生活常态。”何晓涛说。

  何晓涛说,梁漱溟一生思考的是中国问题和人生问题,这些问题在当下也依然存在,这也是今天的人们阅读梁漱溟作品的意义所在。在他看来,梁漱溟的独立之风骨和数十年如一日的治学精神,正是当下中国的一些知识分子所缺失的。

  文献价值更重要

  30年前著作曾难以出版

  除了还原一个最真实的梁漱溟以外,此次出版的梁漱溟日记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文献价值。何晓涛认为,它是20世纪中国诸多重大事件的见证。例如,1939年,梁漱溟深入华北敌后游击区,亲见民众生活之苦,萌生组织调停国共两党冲突共同抗敌,这在日记中有清晰的记录。新中国成立后的土地改革、过渡时期总路线、“文革”抄家批斗、红卫兵游行、“外调”、“批林批孔”、新宪法的讨论等。

  “这些事件,梁漱溟多曾亲历或有见闻,有的甚至是事件的中心人物,日记中对此或详或略或直接或间接都有述及。”何晓涛告诉记者,为了让日记更具文献价值,书中有导读性质的前言和每一年大事提要,修订及增补注释600余条,并编制主要人名索引近2000条。

  近几年,学界对梁漱溟的研究越来越多。时间退回到上世纪80年代初,梁漱溟的著作却很难找到一家出版社出版。梁漱溟长子梁培宽退休后一直整理父亲的著作,他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谈到:“当时找一家出版社太不容易了,父亲出版的第一本书是《人心与人生》,经历了很多波折才出版,那是在1982年年底,我们得知有一家出版社可以自费出书,书稿出来后又出了问题。当时只印了2000本,而且不能在新华书店公开出售。”

  据何晓涛介绍,世纪文景的“梁漱溟作品集”,近期还将出版新校勘的两部梁漱溟代表作,一是其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著作,可视为梁漱溟晚年定论的《东方学术概观(增订本)》,一是他的成名作《东西文化及其哲学》。此外,将增收数百封书信的新版《梁漱溟书信集》也正在编辑中。

责任编辑:张靖若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更多
3.jpg
2.jpg
W020170824324072438932.jpg
朱永新
W020170613387327057644.jpg
聂震宁
W020170824330186176867.jpg
藏书票札记
作者:子安
出版社:三联书店
河北省唐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冀ICP备080054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