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搜索
新闻头条 道德模范 未 成 年 人
文明创建 志愿服务 我们的节日
要 闻 文明播报 高层动向
要闻轮显 宣传信息 领导活动
图文简报 魅力唐山
他山之石 热点评论
文明视频 文明微博
专题活动 工作提示
  唐山文明网首页 > 魅力唐山 > 红色唐山
唐山光荣传统
来 源:唐山市文明办
发表时间:2010-11-11
字体:[][][]
        耸立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镌刻着闪光的碑文: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这114个字的碑文,是1949年9月30日毛泽东起草的。表达了人民的心声。
        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邓小平曾为“天津平津战役纪念馆”题词:
        “永远铭记着:在过去长期艰难岁月里,人民英雄们用了自己的鲜血,才换得了今天的胜利。”
         这36个字,同样表达了人民的心声。
革命精神
        翻开唐山近代的历史,每一个革命运动都渗透了革命精神;打开唐山近代英烈的名录,每个革命英烈身上都可见到革命精神的支撑。革命精神是革命者的力量所在。是近代革命文化的内涵。近代唐山人民的革命精神,可概括为4个方面:
为国为民的奉献精神。
        1840年中英第一次鸦片战争以后的中国近代史,存在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严重压迫,后期又增加了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内忧外患,灾难深重。“空山已无歌哭之地,天涯不容飘泊之人。”(李大钊语)因此挽国家于将倾,救万民于水火,就成了革命的志士仁人关心的主题。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就成为他们做人的信条。孙中山先生的名言:“做人最大的事情是什么呢?就是要知道怎样爱国。”毛泽东同志的名言:“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这两段名言反映了时代精神。一部唐山近代史渗透了爱国主义和民本主义。义和团运动、辛亥滦州起义、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长城抗战、冀东人民抗日暴动、冀东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集中体现了爱国主义和民本主义的主题。唐山近代史上出现的众多英烈,都是爱国主义者和民本主义者,其中的共产主义者首先是执着的爱国者和民本主义者。王金铭当仁不让,郭友三赴京请愿,李大钊宣传马列,邓培离妻别子,杨十三投笔从戎,魏春波一家忠义……都是源于追求民族解放的崇高理想和为国为民的奉献精神。辛亥滦州起义领导人王金铭曾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地狱当前,我请先入!拿破仑字典无‘难’字,我亦云然!”真是披肝沥胆,铁骨铮铮。施从云还乡安葬父母后,曾留诗明志:“从此双亲归净土,头颅便可造山河!”为国为民的革命豪气,感天动地。当革命军在雷庄遭清军伏击后,施从云以国家前途号召部下抵抗,他振臂高呼:“光复祖国,以一当十,奋勇杀贼啊!”辛亥滦州起义幸存的领导人冯玉祥把革命军的战斗精神概括为“滦州精神”。他说:滦州精神,就是指“为革命而死,为国家民族而死,虽死犹生”的精神。五四爱国志士郭友三,不顾家中高龄祖母生活之困难,毅然赴京请愿。他慷慨陈词:“国贼未灭,何以家为?为除国贼,我愿抛头颅,洒热血,不达目的,决不回头!”舍己为国,先国后家的奉献精神,可谓掷地有声,肝胆照人。共产党员李大钊在建党后几年中,全国奔波,十过长江,三赴上海,两下广州,呕心沥血,不遗余力。因为会议外出,不满周岁的女儿病逝,他都没能见上一面。他是北京大学教授,月薪200多块银元,大部分用作党组织活动经费和资助清贫学生。殁后一贫如洗,家人竟无钱买棺木衣衾。如此高风亮节,永世垂馨。共产党员魏春波变卖家中养命的田地,购枪抗日;爱国人士杨十三将用来厚葬其父的800块银元献给抗日军队和赈济贫民,他们对国家和人民可谓一片丹心。共产党员于方舟,早有救国救民大志,愿作“渡人之舟”,遂改名“方舟”。冀东抗日暴动领导人洪麟阁,早年从军,另起名“冲霄”,立志为改造国家革命到底。为国为民是所有志士仁人投身革命的出发点和归宿,是组织和号召群众投身革命的旗帜,是能够产生革命力量的不竭的源泉。
勇往直前的奋斗精神
        要实现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幸福,需要脚踏实地的奋斗,需要筚路蓝缕的艰苦创业精神,需要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的顽强斗志。如李大钊所言:“唯知跃进,唯知雄飞”,“瘅精瘁力以成之”,“断头流血以从之”。唐山近代史上的千万个革命事件和无数的革命英烈,都体现了这种刚健自强、与敌人血战到底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唐山工人阶级是民主革命的中坚,由于他们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受到的压迫和剥削更为沉重,造就了革命的坚决性和彻底性,因此体现在他们身上的革命英雄主义奋斗精神就更加突出。1926年3月,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曾盛赞中国工业无产阶级“特别能战斗”的革命精神。他说:“我们看4年以来的罢工运动,如海员罢工、铁路罢工、开滦和焦作煤矿罢工、沙面罢工以及‘五卅’后上海、香港两处的大罢工所表现的力量,就可知工业无产阶级在中国革命中所处地位的重要。他们所以能如此,第一个原因是集中。无论那种人都不如他们的集中。第二个原因是经济地位低下。他们失了生产手段,剩下两手,绝了发财的望,又受着帝国主义、军阀、资产阶级的极残酷的待遇,所以他们特别能战斗。”⑤毛泽东在这里称赞中国工业无产阶级“特别能战斗”,同时包括对1922年唐山铁路工人罢工和开滦煤矿工人罢工的赞扬。
        “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成为唐山产业工人的光荣传统。在民主革命时期,开滦煤矿工人先后举行过大小罢工68次。早在1882年,为了提高工资待遇,爆发了中国煤矿工运史上最早的一次罢工,掀开了煤矿工人运动的序幕。1922年、1934年、1938年、1946年先后爆发的开滦煤矿工人大罢工,以及民主革命时期唐山铁路工厂和启新洋灰公司、华新纺织厂的工人斗争,都声势浩大,斗争英勇,体现了“特别能战斗”的精神。1922年开滦工人罢工时,为了阻止矿方运送保安警察的火车去林西电厂,在古冶桥头发生了林西矿3000名矿工组成的敢死队卧轨阻兵车的壮举。在唐山矿工人遭到保安队镇压时,19岁的刘佐豪情满怀地敞开胸膛说:“有胆量你往这儿打!”工人队伍高擎大旗,奋不顾身地迎着枪弹向前冲,出现了“枪声愈响,而工人愈多”的悲壮场面。1922年启新洋灰公司工人罢工时,罢工领导人从棺材铺租来一口棺材放在会场,发出誓言说:“用着给全价,用不着给半价。”表示要与资本家决一死战。开滦赵各庄煤矿工人节振国精忠报国,坚毅顽强,更成为“特别能战斗”精神的典型代表,在唐山乡土的史册上熠熠生辉。
        唐山工人阶级这种“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不断发扬光大,传播到北方广大农村。在反对征收“旗地变民”款的斗争中和玉田农民暴动中,唐山农民阶级也表现出“特别能战斗”的精神,令反动统治者胆寒。
        唐山地区沦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势力的统治之下达13年之久,这里是日军进攻整个中国的后方的后方。日伪的控制极为森严,环境极其残酷,致使抗日斗争更加艰苦卓绝。唐山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敢于虎口拔牙的大无畏精神,前仆后继,顽强战斗,使冀东抗日根据地光芒万丈,岿然屹立在日军的后方。冀东八路军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
        在解放战争时期,唐山人民对国民党反动派敢于斗争,敢于胜利,使“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得到进一步发扬。全国战斗英雄宁振贵(迁安人),几十次不顾生死,冒着枪林弹雨,到敌人的前沿阵地执行爆破任务,次次爆破成功,被战友们誉为“三八野炮”。这是什么精神?这是“特别能战斗”的精神。全国战斗英雄周树森(丰润人),在解放太原的战斗中,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和滚滚弥漫的硝烟,首先登上南城门,建立奇功。解放天津战役中,遵化担架团长兰玉山把生死置之度外,身负重伤,仍然挥手高呼“前进”。都表现了“特别能战斗”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万众一心的团结精神
        革命事业是众人的事业。千百万革命群众投身到革命洪流中来,组成浩浩荡荡的革命大军,万众一心,团结如钢,成为真正的铜墙铁壁,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任何敌人所压倒。这就是唐山近代史上呈现的人民革命斗争的壮丽画卷。
        1922年开滦5矿3.7万矿工不顾军阀政府的武装镇压,坚持罢工25天。1934年开滦5矿5万矿工冲破《塘沽协定》的限制,在“冀东特殊化”的复杂的政治环境下,持续罢工百日,发生3次流血惨案,形成3次罢工高潮。1938年开滦5矿3.5万多矿工同盟罢工,历时50天,取得了胜利。1946年开滦东三矿工人冲破反动军警的监视,实行同盟罢工,经过8天取得全面胜利。如此众多矿工参加了罢工,坚持罢工时间这么长,充分反映了开滦矿工万众一心的团结精神。这种团结精神来源于工业大生产条件的培养与煅练,是工业无产阶级的阶级性决定的。
        1938年7月,在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形势下,冀东20万民众揭竿而起,举行了抗日大暴动,形成了“有人出人,有枪出枪,有钱出钱,有知识出知识”的热烈局面。很快组成了抗日联军和忠义救国军,约10万人,横扫日伪势力。充分表现了冀东人民团结奋斗的革命精神。这种团结精神来源于广大民众抗日救国的情怀,来源于中国共产党执行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抗日救国的共同目标使10万人的军团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从而能够团结一致奔向战场。
        解放战争期间,冀东地区人民为了支援辽沈战役,出动兵工15万人,远离家乡和亲人,奔向东北战场,出生入死,提供战勤服务。平津战役期间,冀东人民不惜倾家荡产,筹集物资支援前线。有30万农民群众组成270多个担架团,离开家乡和亲人随军作战。充分体现了冀东民众心怀革命大局,与各战区民众协同作战的团结精神。这种万众一心、步调一致的支前行动,来源于数十万民众对国民党反动派的同仇敌忾和争取自身解放、建立新中国的光辉理想。同时由于中国共产党的组织领导,中国共产党是大规模群众支前工作中的核心力量。
        团结就是力量。唐山人民依靠万众一心的团结精神,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
坚贞不屈的牺牲精神
        要革命就会有牺牲,革命队伍中的成员常常遇到生与死的考验。辛亥滦州起义军敢死队长熊朝霖留下的《绝命诗》说得好:“须知世界文明价,尽是英雄血换来!”在唐山近代革命史上产生的千万个革命英烈,是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个个赤胆忠心,视死如归。如王金铭、施从云所言:“吾辈革命,原抱牺牲主义。……为革命而死,为民族国家而死,虽死犹生!”共产党员李大钊说:“为主义而牺牲,要有这样牺牲的人,始能引起后来的信徒,而得到主义实现的胜利。”李大钊对劝说他躲避白色恐怖危险的人吟诵了“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句。在历次革命战争中,革命战士莫不抱着“有进无退,死而后己”的决心。他们宁可前进一步死,决不后退半步生。他们面对敌人的屠刀,坚贞不屈,或慷慨赴死,或从容就义,表现了崇高的革命气节。辛亥革命英烈王金铭昂首受刃,施从云以死报国,白雅雨决不下跪受审;共产党员李大钊从容首登绞刑台,江震寰拒绝伏跪受刑,于方舟、杨春霖高唱《国际歌》走向刑场,王翠兰惨遭酷刑不动摇,甲山英雄跳崖殉国,爱国人士秦丽南绝食而死……其牺牲精神足以惊天地,泣鬼神。这种伟大的牺牲精神是革命英雄主义的高度升华。
        革命英烈的牺牲精神也是来源于追求民族解放的崇高理想和报国惠民的伟大情怀。
        这种牺牲精神是无比高尚的。李大钊说得好:“人生的目的在发展自己的生命,可是也有为发展生命必须牺牲生命的时候。因为平凡的发展,有时不如壮烈的牺牲足以延长生命的音响和光华。绝美的风景,多在奇险的山川。绝壮的音乐,多是悲凉的韵调。高尚的生活,常在壮烈牺牲之中。”⑥李大钊用自己从容就义的行动实践了上述这段话。
        西汉历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报任少卿书》中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唐山的英烈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们的死是比泰山还重的。他们用自己宝贵的生命,点燃了光明的火炬;那闪光的英灵,铸造了共和国的历史;那永恒的忠魂,活在我们永恒的记忆之中。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新天已换,壮志犹存。今天我们虽然听不到连天炮火的轰鸣,感受不到敌人的酷刑和囚牢的阴霾,但是我们面对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历史重任,革命先烈以鲜血和生命熔铸的无私奉献、勇于牺牲的精神,依然是我们在前进道路上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的强大精神动力,也是对广大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的极好教材。邓小平同志在1963年3月曾为《广西革命回忆录(续集)》题词说:“用革命的事迹来教育我们的子孙后代,像我们的前辈那样,像我们的先烈那样,永远当一个革命者,永远当一个为人民大众的集体事业服务的社会主义者,永远当一个共产主义者。”因此研究唐山近代革命文化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通过以上研究我们可以看到,是中国近代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打造了唐山近代革命文化;是千千万万革命英烈的牺牲,熔铸了唐山近代革命文化。历史唯物主义者认为: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人民创造了历史,同时也创造了壮丽辉煌的革命文化。唐山近代革命文化是一笔丰厚的精神遗产。它不会随着中国民主革命的结束和社会主义建设以及改革开放事业的推进而失去其意义,相反,在三个文明建设中、在新世纪唐山人民迈向全面小康社会的征程中,它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五四运动中的反帝爱国斗争
        五四运动是反帝反封建的革命运动,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开端。在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李大钊的影响和推动下,唐山地区的反帝爱国运动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成为全国先进地区之一。
        五四运动在北京爆发后的第二天,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即后来的唐山交通大学)的学生率先奋起响应。他们成立救国团,发行《救国报》,组织讲演团。5月24日举行罢课。接着,唐山的工人、农民、商人也吹起反帝反封建的号角。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今唐山机车车辆厂)、开滦矿务局、启新洋灰公司的工人,先后建立爱国组织同人联合会和救国十人团。6月11日,唐山商界罢市。6月12日和6月24日,唐山举行两次市民大会,反对帝国主义侵略和北洋军阀政府卖国,要求政府拒签巴黎和约。开滦矿务局、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启新洋灰公司电灯厂的工人,举行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政治罢工,参加了市民大会,显示了工人阶级的巨大力量。7月间,成立各界联合会,推选商界代表刘锡嘏为总务部长,郭友三为评议部长。同时掀起了抵制日货的热潮。8月间,唐山各界联合会先后派聚兴药店助理郭友三、铁路工厂工人邓培等三批代表赴京请愿,声讨山东军阀马良祸鲁。在天安门前与反动军警浴血战斗。12月间,又举行声讨日本制造“福州惨案”的集会游行。前后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
        五四运动在临近唐山的京东诸县,也掀起了高潮,与唐山人民以及全国的人民的爱国斗争相呼应。昌黎、滦县、遵化、丰润、临榆等县的学生先后举行罢课和集会游行,抵制日货。宁河、玉田、迁安等地的学生也进行了种种爱国活动。
        五四运动表现了唐山全体人民的革命热忱,形成了以青年学生为先锋,工人群众为主体,各阶层人民广泛参与的反帝爱国联合阵线。唐山工业专门学校学生会与唐山几万工人、几千商家联合起来,共同反对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在唐山各界联合会中,有一批“擘画伟图,鞠躬尽瘁”像郭友三、邓培那样坚定的爱国分子,带领群众奋勇前进;以至报刊上有“唐山各界联合会之名誉优于他处”、“唐山成绩超越京、津之上”的赞语。唐山的五四运动,其斗争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在唐山历史上是空前的。这次革命运动的显著特点是工人阶级登上了政治舞台,以独立的行动冲破了资产阶级所规定的运动方向和范围,猛烈冲击中外反动势力,表现了自己的阶级觉醒。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家胡乔木曾经写道:“在1919年五四运动中,中国工人阶级开始表现出自己的力量,并开始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影响。上海、唐山、长辛店等地的工人,以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政治罢工参加了全国人民反帝国主义斗争,帮助斗争迅速地得到胜利。” ①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史的伟大开篇,唐山工人阶级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这是唐山工人阶级的光荣。
中共唐山地方组织的创建
        中国共产党唐山地方组织的创建,是20世纪唐山历史上最光辉的革命篇章。
关于中共唐山地方组织创建的时间,一说为1921年4月以前建立的天津党组织唐山站分部,但证据尚不充足;比较有据的说法是1922年4月建立的中共唐山地方委员会。
        五四运动以后,马克思主义的光辉开始照耀唐山。1920年以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驱李大钊,以及他领导的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中共北京区委先后派罗章龙、张国焘、李树彝、吴先瑞、彭礼和、邓中夏、王尽美、高君宇、何孟雄等人到唐山传播马克思主义。他们以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的产业工人为主要宣传对象,以该厂先进工人邓培的家为秘密联络据点。首先领导建立了唐山制造厂职工会和唐山社会主义青年团,发展邓培、阮章、梁鹏万、许作斌、陈洪、陆振轩等工人和练习生共6人为团员。后来又建立了颇有特色的团结教育唐山工人的基地——唐山工人图书馆,成为与长辛店铁路工人学校及俱乐部、天津工人补习学校齐名的团结教育工人的有效组织形式。同时,天津的共产主义者张太雷和受驻天津的共产国际联络员鲍立维派遣的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谌小岑,也到唐山工人中宣传马克思主义。还有自苏俄和法国归国的华工,也在唐山工人中传播无产阶级革命思想。从而为唐山地方党组织的建立准备了条件。
        唐山第一个共产党员是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的旋床工匠邓培。这个饱受中外反动派剥削压迫的无产者,在北京共产主义小组和中共北京区委的教育下,很快成为一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1921年秋,邓培由社会主义青年团员转为共产党员。1922年1月,邓培在莫斯科参加了共产国际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受到革命导师列宁接见。1922年4月经中共北京区委批准,邓培领导建立了中共唐山地方委员会(地方支部)。有5名共产党员:邓培、阮章、许作斌、李树彝、田玉珍。邓培任书记。1922年8月又在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和开滦矿务局两个支部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唐山地方执行委员会,邓培任委员长(至1925年2月后称书记)。
        中共唐山地方委员会是全国建立比较早的地方党组织。在今河北省区内,张家口是1922年6月建党,石家庄是1924年4月建党,保定是1924年5月建党,邢台是1925年8月建党,沧州是1927年2月建党。1922年4月建立的唐山地方委员会是今河北省区内第一个地方党组织,邓培是今河北省区内第一个共产党员。河北省的地方党史要从唐山建党写起,这是唐山地方党组织的光荣。
        中共唐山地方组织的创建,将唐山的革命事业推向新的阶段。几十年间,中共唐山地方组织领导唐山人民,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创造了许多光辉的业绩。曾经在唐山传播马克思主义,为建立地方党组织作出杰出贡献的李大钊、邓培等革命先驱者,将永存人民的心中。
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
        1922年,素有“中华劳动纪元年”之称。1922年1月香港海员罢工以后,至1923年2月京汉铁路工人大罢工期间,全国出现了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共爆发罢工100多次,罢工人数逾30万。在全国工运高潮的影响下,唐山自1922年8月下旬至11月中旬,也出现了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
        1922年8月下旬,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开滦矿务局、启新洋灰公司和华新纺织厂的工人,在全国率先响应全国劳动立法运动,组成唐山劳动立法大同盟,矛头直指北京军阀政府。从10月中旬至11月中旬,唐山铁路、煤矿、水泥、纺织等行业近5万产业工人为争取改善待遇和民主权利,在中共北京区委、北方劳动组合书记部主任罗章龙、副主任王尽美和中共唐山地委委员长邓培的领导下先后举行罢工,实现了跨产业联合罢工。10月13日,京奉铁路唐山制造厂3000名工人首先罢工8天。接着,开滦煤矿3.7万矿工于10月23日罢工。开滦工人罢工尚在坚持,10月28日,启新洋灰公司8000名工人和华新纺织厂400多名工人又举行罢工,奋战了20天。唐山工人阶级向帝国主义和军阀政府不停顿地发动进攻,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浪高过一浪。前后参加罢工的人数,约占全国第一次工运高潮中罢工总人数的1/7以上。唐山工人这次波澜壮阔的联合罢工,其持续时间之长,参加人数之多,在中国工人运动史上是不多见的。特别是开滦5矿工人,冒险犯难,为粉碎军警当局的镇压,不惜喋血街头。一直坚持奋战了25天之久,表现了中国工人阶级伟大的青春力量。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势力,推动全国工运高潮以排山倒海之势向前发展,“达到最高峰”。中国早期工人运动领袖邓中夏曾经评论说:开滦罢工“更是光芒万丈”,“是中国第一次罢工高潮中最重要的罢工之一个”。②开滦5矿的同盟罢工曾受到共产国际和赤色职工国际的高度赞扬。
五卅运动中的反帝爱国斗争
        1925年5月,日本帝国主义和英帝国主义先后制造了青岛惨案和上海五卅惨案。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全国掀起了反对帝国主义的浪潮,先后有30多个城市约1000万 群众参加斗争。唐山人民的反帝斗争,开始的时间早,参加的群众多,斗争的声势大,坚持的时间久,推动了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打击了帝国主义势力。中共北方区委书记李大钊派赵世炎亲临唐山,指导斗争。6月7日,唐山市民举行救亡大会和游行示威,反对帝国主义暴行。6月15日,唐山实行三罢:工人罢工、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召开了由两万市民参加的第二次救亡大会和游行示威,并掀起了抵制英、日货的热潮。7月以后,反帝浪潮迅速扩展到唐山邻近各县,乐亭、遵化、滦县、玉田等地群众举行集会和游行示威。这次反帝斗争持续了几个月,唐山大学学生至10月间才复课。由于全国五卅运动和省港大罢工的打击,英国《邮报》哀叹:“1925年英国尊严之堕落,实为中英通商200年来所未有。”
玉田、遵化农民反对征收“旗地变民”款的斗争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不仅唐山的工人运动出现了气势磅礴的局面,唐山的农民运动也勃然兴起。
        首先是唐山邻近县乡党组织的建立。在中共北京区委和李大钊的关怀下,王德周于1924年8月创建了中共乐亭中学支部。这是京东农村建立的第一个党的基层组织,播下了革命的火种。至1925年初,建立了中共乐亭县委。此后、滦县、玉田、遵化、迁安等6个老县陆续建立了党组织,成为领导各县群众与反动统治阶级战斗的先锋队。
        各县乡党组织建立以后,推动了农民运动的蓬勃发展。1926年11月至1927年4月间,在玉田、遵化等县掀起了反对征收“旗地变民”款的风暴,维护了农民群众的利益,打击了奉系军阀的反动统治。
        所谓“旗地”,是原清朝初年由东北入关的满洲八旗兵丁圈占的汉族农民的土地。满洲贵族和旗人地主将这些土地租给当地农民耕种。辛亥革命以后,清朝灭亡,这种租佃关系已不复存在,原“旗地”归原佃户所有,并已入粮升科,由地方政府征税。1926年秋,统治北方的奉系军阀政府,为了筹措军饷,不顾上述既成事实,下令开征“旗地变民”款。要求原耕种“旗地”的农民出钱换契立约,重新购买地权。玉田、遵化等地原来耕种“旗地”的贫苦农民,根本无力支付这笔款。
        1927年1月,玉田县3000多农民在中共玉田县特别支部张明远、杨春霖的领导下,到县议会和县公署情愿,并捣毁了县议会和县公署,打伤了县长。迫使军阀政府不再催要“旗地变民”款。1927年4月,遵化农民约5000人,在中共玉田县委张明远、杨春霖领导下,到县城请愿,也取得了胜利。在玉田、遵化两县农民斗争的影响下,丰润、迁安部分村庄农民也进行了反对征收“旗地变民”款的斗争,并在全省各地引起了强烈反响。不久,博野、蠡县和交河等地农民也进行了反对征收“旗地变民”款的斗争。
玉田农民暴动
        1927年7月,国民革命遭到失败。为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屠杀,挽救中国革命,中共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批判和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在党内的统治。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同时决定利用秋收时农村阶级斗争剧烈的时机,组织农民秋收暴动。在南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大批共产党人,深入湘、鄂、赣、粤等省农村,持续不断地举行秋收武装起义;在北方的京东地区,中共中央北方局和顺直省委领导发动了以玉田县为中心的农民武装暴动。
        1927年10月18日,在中共京东特委委员张明远和玉田中心县委书记解学海指挥下,近两万名手持各种武器的农民协会会员,攻占了玉田县城,赶走了贪官污吏,成立了农民政府,宣布了实行土地革命的施政纲领。但由于京东特委主要负责人的错误决策,暴动队伍撤出了玉田县城。不久,中共顺直省委派常委于方舟到玉田县纠正错误,组建了以杨春霖为总司令的京东农民革命军,张明远为总指挥,10月30日再次进攻玉田县城,但途中遇敌包围失败。玉田农民暴动是中国北方农民响应党在“八七会议”上提出的“实行土地革命和开展武装斗争”总方针的号召,向反动统治者打响的第一枪,是一次挽救革命和探索革命新道路的伟大实践。玉田农民暴动虽然最后遭到失败,但起到了动摇军阀政府在京东的反动统治和鼓舞全国人民的作用,京东革命群众在这次斗争中经受了血与火的锻炼,为后来进行武装革命、开辟与创建革命根据地播下了革命火种。这次农民暴动为人们留下了十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南京国民政府统治前期发生的工农民主运动
        1927年4月,国民党右派叛变国民革命后,在南京成立了国民政府。1928年继续北伐奉系军阀。七八月间,国民党军队先后占领京东各县,9月进驻唐山,对唐山人民建立了新的专政。唐山人民没有被国民革命失败后的白色恐怖局面所吓倒,在中国共产党地下组织的领导下,继续进行民主革命斗争。
       在工人运动方面,斗争规模较大的,有1929年3月北宁铁路唐山制造厂工人要求改善待遇和驱逐厂务经理孙洪哲的斗争;1929年4—5月间开滦矿务局工人要求增加工资和反对外国资本家走狗压迫的斗争;1929年—1930年唐山各厂矿工人反对黄色工会(伪工会)头目的斗争;启新洋灰公司工人要求增加工资、提高花红的斗争和华新纺织厂艺徒(学徒)工人为争取加入工会的权利而进行的斗争。这些斗争基本上都取得了胜利,特别是充满血泪的华新艺徒制度历时7年之后被迫取消。1929年11月13日,毛泽民在《关于顺直工作情形》的报告中称赞说:“唐山工作比任何一处都好。”
        在农民运动方面,共产党领导农民进行反对恶霸地主、抗捐抗税和改善生活条件的斗争,斗争烈火燃遍乐亭、丰润、滦县、玉田、遵化、迁安广大农村,教育锻炼了农民群众。
        1930年以后,唐山的革命运动受到党内“左”倾盲动主义和冒险主义路线的影响,出现了曲折。1930年2月策动驻唐晋军兵变和组织唐山武装总暴动,1930年7月发动了玉田黄林暴动,1934年1月发动了迁安暴动,结果都遭到失败,留下了深刻的教训。1935年遵义会议结束了“左”倾路线的统治后,1936年3月中共中央委派刘少奇主持北方局工作,“左”倾冒险主义和关门主义错误得到纠正,唐山的革命运动重又走上稳步发展的正确道路。
长城抗战
        20世纪3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疯狂侵略中国,中国人民坚决抵抗。在1937年7月中国对日全面抗战爆发之前,发生过多次局部的对日抗战。如1931年11月,马占山指挥的黑龙江省嫩江桥抗战;1932年1月,蔡廷锴、陈铭枢、蒋光鼐所部19路军的淞沪抗战;1933年1月——5月,宋哲元所部29军和商震所部32军等部参与的长城抗战;1933年5月,冯玉祥、方振武、吉鸿昌指挥的察哈尔抗战和1936年8月傅作义指挥的绥远抗战等。
        长城抗战是中国抗战史上的重要一章,前后历时5个月。战场是在东起山海关,西至古北口的长城沿线上。涉及今河北省秦皇岛市山海关、抚宁、卢龙、迁安、迁西、遵化和天津市的蓟县,北京市的平谷、密云等9个县市的长城地段。全长3558公里,有大小关口62个。其主要战场是喜峰口、罗文峪口、冷口等关隘,都在今唐山市境内。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在沈阳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南京国民政府蒋介石却一心“剿共”,对日本的侵略实行“不抵抗”。仅4个多月的时间,东北三省近百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全部沦陷。此后,日本帝国主义又向华北进行新的侵略扩张。
       1933年1月1日,日军进犯山海关,山海关守军何柱国部进行反击,这是长城抗战的开始。山海关沦陷后,日军进犯承德。3月上旬,日军分兵进犯冀东长城沿线各关口。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的影响下,蒋介石不得不集结军队,防守长城各口,实行“一面抵抗,一面交涉”的方针。驻守遵化县境喜峰口和罗文峪口的宋哲元部第29军将士气吞山河,以古老的大刀与配以飞机、坦克的日军拼杀血战,予敌重创,为中国部队赢得了声威。驻守迁安县境冷口的商震部第32军也奋起抵抗,坚守阵地。日军对上述关口的进犯受挫后,改由山海关向滦东进攻。5月11日,日军强渡滦河,侵入滦西。很快占领唐山。冀东20余县和长城各口先后为日军所控制,平津危急。5月31日,南京国民政府与日方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塘沽协定》,承认冀东为“非武装地区”。使整个华北门户洞开,处于日军的武装监视和支配之下。轰轰烈烈的长城抗战至此完全失败。
        长城抗战虽然最终失败了,但是它的爱国主义精神光芒万丈!在日本侵略者的猖狂进攻面前,“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中国爱国将士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新的长城,激励着华夏儿女保卫祖国的豪情,也使唐山这片沃土在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名扬四海。唐山人民为了支援长城抗战,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和牺牲。迁安人民组织了抗日自卫团,配合29军抗战;迁安、遵化人民竞相支前,出现了同仇敌忾,军民并肩抗战的局面。
        长城抗战失败以后,唐山人民在“冀东特殊化”的复杂形势下继续进行革命斗争。1934年1月—4月,开滦5矿工人在中共唐山市委书记黎玉和唐山市工会联合会党团书记吴德领导下,举行同盟罢工,坚持百日。刘少奇评论说:“唐山5万矿工的总同盟罢工和英勇血战,是中国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变。……与工农红军在各个战线上对帝国主义、国民党的严重打击互相呼应。”在《塘沽协定》约束下的“非武装区”里,唐山工人冲破限制,宣布开会与罢工是他们的自由。“他们在实际行动中不承认这个《协定》对于他们是有效的。”《塘沽协定》“在工人面前变成了废纸”。
反抗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的统治
        1933年长城抗战失败以后,日本帝国主义先后通过《塘沽协定》、《何梅协定》和《秦土协定》,攫取了河北、察哈尔两省及北平、天津两市的大部分主权,并加紧进行分裂华北的罪恶活动。1935年11月25日,身兼滦榆区和蓟密区行政督察专员的殷汝耕,在日本帝国主义的策动下粉墨登场,在河北省通县成立了伪“冀东防共自治委员会”;同年12月25日改称“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从此,冀东22县3.2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沦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造成了冀东社会的全面大倒退。
        在20世纪30—40年代,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先后炮制了伪“满洲国”、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伪北平“中华民国临时政府”、伪南京“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伪“蒙疆联合自治政府”和伪南京“中华民国国民政府”6个傀儡政权。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是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扶植的第二个傀儡政权,代表了日本帝国主义在20世纪30年代侵华政策的一个新阶段。
        对于这个亲日卖国、反共反人民的伪政府,唐山人民进行了坚决的斗争。1936年中共京东特委领导人王平陆在北部兴隆、遵化、迁安一带山区建立了抗日游击队和抗日根据地,不久又将原孙永勤领导的“抗日救国军”一部分人整编为“抗日保国军”,反抗日伪的统治。1936年间,冀东各县人民纷纷组织了反殷武装,称“反殷自治军”或“驱殷自卫军”等。遵化县有以王道为军长的“反殷自治军”,遵化县石河区有“反殷人民自卫军”约千余人,共同目标是推翻伪冀东政府的统治。1937年以后,反抗日伪的武装进一步增加,在丰润与滦县边境、遵化南部和丰润北部中部地区,都有游击小队或游击小组活动,不时袭击日伪据点。1937年1月,抚宁县爆发了300余农民参加的武装抗捐斗争,令伪政府胆寒。唐山市的工商界、文化教育界,也以各种方式反抗伪政府的统治。开滦、华新工人举行怠工和罢工,商界公开抵制伪钞,文化教育界人士编印抗日宣传材料,到处传播。
        为了掌握伪政府内部的情况,中共中央北方局派人打入伪冀东政府要害部门。中共冀东党组织坚决贯彻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派地下党员打入伪政府保安队内部,进行争取和分化瓦解伪军的工作,取得很大成效。在中国共产党抗日主张的影响下,1936年8月,驻守宁南乡的伪特警张砚田部第4分队百余警士哗变。9月,驻昌黎北郊的伪保安队李海天部100余名官兵反正。11月,驻昌黎的伪保安队第3总队4大队韩则信部400余人哗变。1936年冬,驻昌黎的伪保安队第3总队李海天部所属第6区队的一个保安大队200多人,在大队长张国乾率领下起义,加入了抗日行列。这些事变造成了伪保安队军心不稳,伪政府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在中共地下党员长期工作的影响下,驻扎在通州的伪保安队第1总队队长张庆余与第2总队队长张砚田于1937年8月28日率部起义,捣毁了伪“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处死日本顾问、日军官兵及日本侨商约500人,沉重打击了日本侵略势力。史称“通州事变”。起义部队通电南京国民政府,被授予“暂编第一师”番号,随国民政府军队南撤。
        通州事变之后,殷汝耕被迫倒台。池宗墨沐猴而冠,继任政务长官,并迁伪政府于唐山。冀东人民继续进行反抗伪政权的斗争。1938年1月,中共冀热边特委在迁安西部创建了华北抗日联军第1支队,王平陆任司令员,率先发动了冀热边抗日游击战争,使伪政权摇摇欲坠。1938年2月1日,伪
“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按照日本军方旨意与伪北平“中华民国临时政府”合并。伪冀东政府一共存在两年零两个多月时间。
冀东人民抗日大暴动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以后,中国的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共产党实行独立自主的全面抗战的路线。八路军第4纵队于1938年5月由平西向冀东挺进,中共冀热边特委也组织了抗日联军,准备发动冀东人民抗日暴动。1938年3—5月间,开滦5矿3.5万多矿工举行同盟罢工,锻炼了工人群众,为抗日暴动作了准备。为了广泛团结抗日民众,由原滦县马城民团团总高志远任抗日联军总司令,共产党员李运昌和国民党员洪麟阁教授任副司令。组成三路指挥部。洪麟阁教授兼第一路总指挥,爱国人士杨十三教授为政治部主任。李运昌兼第二路总指挥,共产党员胡锡奎为政治部主任。高志远兼第三路总指挥,原滦县胡各庄一带联庄会会长陈宇寰为副司令。共产党员李楚离、王仲华分别到洪麟阁部和高志远部指导工作。1938年7月6日,抗日联军第二路(李运昌部)率先在滦县港北村发动起义;7月7日,又在迁安县岩口村发动起义。呼者先登,应者云集。饱受日伪4年蹂躏的冀东工农大众和各界人士,发出了愤怒的吼声。不数日,抗日的烽火燃遍了冀东大地。7月8日,第一路(洪麟阁部)在遵化县地北头村发动起义。7月9日,第三路(高志远部)在滦县小陈庄发动起义。7月14日,以蓟县为中心的冀东西部地区拉开了暴动的序幕。国民党CC派人士组织忠义救国军参加暴动。不少伪军警察和地主民团也反正起义。特别是开滦煤矿的7000多名产业工人,在中共唐山工委书记周文彬和赵各庄矿工人节振国领导下,于7月18日举行抗日武装暴动,后来建立了工人特务大队。从而形成了工农兵大联合,在全国树起了一面城市工人武装抗日的光辉旗帜。
        从7月底到8月初,是冀东人民抗日暴动的全面发动时期。西起潮白河,东到山海关,北达长城沿线,南至渤海之滨,包括滦县、丰润、玉田、遵化、迁安、乐亭、昌黎、蓟县,以及兴隆、平谷、青龙、密云、三河、顺义、香河、通县、卢龙、抚宁、宝坻、宁河、武清等21县和开滦矿区,到处红旗招展,都活跃着暴动的队伍,总共约有20万人参加。组成各路武装约有10万余众,其中属于冀东抗联的约7万人,属于国民党和其它方面的约有3万人。暴动武装斩关夺隘,横扫敌顽,占领了蓟县、平谷、玉田、宝坻、卢龙、迁安、乐亭7座县城和大片乡镇。抗日的声势震动全国,远播国外。 
        8月中旬,八路军4纵主力与冀东抗日联军在遵化铁厂胜利会师,抗日暴动达到最高潮。
        但是,这一重大胜利没有能够尽可能保持和发展。当9月中旬传来日本侵略军要大举“围剿”冀东的消息时,4纵党委和有关领导同志对当时的不利形势估计过于严重,缺乏坚持冀东斗争的决心和信心,没有听从党中央和北方局的劝阻,抗日联军约5万人于10月上旬西撤平西,结果损失十分惨重,到达平西根据地的不足2000人。10月下旬,李运昌等人率抗联队伍6000多人停止西撤,重返冀东,最后只剩下千余人。后来在长期的抗日游击战争中,重新壮大起来。
        冀东人民抗日大暴动在日军的后方燃起了抗日烈火,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在冀东的统治;唤起了民众,扩大了中国共产党在敌人深远后方的政治影响;为党保存了一支3000多人的抗日武装,成为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的中坚力量。刘少奇曾高度评价说:“这是一次很值得研究的人民抗日大起义”。“这是真正地发动了几十万群众来进行反对日寇汉奸的武装斗争,并在起义后立即组织了联合的领导起义的政权与军事指挥机关。”
        1988年7月,为纪念冀东人民抗日暴动50周年,在唐山大城山上建立了高耸的纪念碑,镌刻着当年抗日英雄儿女的光辉业绩,千秋万代传颂。
冀东抗日游击战争
        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大片国土成为沦陷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深入到日本侵略者的深远后方,开展广泛的抗日游击战争,建立抗日根据地,使日本侵略者陷于人民战争的包围之中。抗日根据地成为中华民族解放的希望。
        冀东人民抗日大暴动后,从1938年10月,冀东抗日联军和八路军一部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独立自主地开展冀东地区的抗日游击战争,开辟了新的天地。从1940年初开始,在李运昌、包森、周文彬等同志领导下,冀东地区建立并巩固了以盘山、鲁家峪和腰带山为中心的3块抗日游击根据地,即蓟(县)、平(谷)、密(云)根据地,丰(润)、玉(田)、遵(化)根据地,丰(润)、滦(县)、迁(安)根据地,并很快形成了冀东抗日根据地的基本区和广大游击区。在以后的5年中,冀东抗日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抗日的星火已呈燎原之势;到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发展为冀热辽抗日根据地,成为全国19个抗日解放区之一。今唐山地区除唐山市和滦县县城被日军占领外,都先后成为抗日解放区的一部分。
        冀东地区的抗日斗争,艰苦卓绝,可歌可泣。抗日武装先后发动了打“治安军”战役、复仇战役、恢复基本区战役、打伪满军战役和扩大解放区战役,消灭了大量日伪军。抗日军队的领导人李运昌、李楚离、包森、曾克林、刘诚光、陈群、周文彬和抗日英雄节振国,百战退贼寇,威武震敌胆,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在此期间,日伪军对抗日军民进行野蛮的屠杀和残酷的折磨,灭绝人性地制造了潘家峪惨案(屠杀平民1230人)、潘家戴庄惨案(屠杀平民1280人)等50多起血案;而日军在长城沿线制造的千里“无人区”,更是惨绝人寰。从1938年8月至1945年6月,被日伪军屠杀和虐待致死的群众16.64万人;23.5万间房屋被烧;17.55亿余公斤粮食被抢。这些暴行激起冀东军民同仇敌忾,以百倍的勇猛去打击日本侵略者。
        在日伪统治下的唐山沦陷区,广大人民过着亡国奴的生活,抗日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特别是唐山各厂矿工人的反日斗争如火如荼。配合八路军的正面作战,共同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冀热辽军区根据八路军总部的命令,迅速组织了三路推进部队,所向披靡。到10月,先后接管热河、辽宁全省及吉林、黑龙江部分地区,为我党我军立足东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留在冀东的部队立即对冀东地区的日伪势力进行反攻受降,光复国土,共收复13座县城,200多个集镇。
解放战争时期与国民党反动派的大决战
        3年人民解放战争期间,中国人民为了改造旧中国和创建新中国,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最后的决战。结果人民赢得了胜利,国民党反动派黯然退出了历史舞台。唐山人民在这场大决战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是光荣的胜利者。
        1945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政府在美国的支持下,疯狂抢夺胜利果实,抢夺战略要地。唐山和滦县县城首先被占领。在国民党反动统治下的唐山,社会矛盾十分尖锐,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不断高涨。1946年间,北宁铁路唐山制造厂(今唐山机车车辆厂)首先爆发了反对接收大员劫收工厂、克扣工人和解雇女工、童工的斗争;接着开滦煤矿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东三矿工人同盟罢工,将唐山的工人运动推向新的高潮。1947年,在国统区兴起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学生运动,形成了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第二条战线。唐山工学院(原唐山交通大学)的学生,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投身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的革命洪流,有力地配合了人民解放军的军事斗争。
        1946年8月,国民党军队大举进攻冀东解放区。9月间,迁安、遵化、玉田、乐亭等县县城和附近农村先后被占领。冀东解放区军民前赴后继,万众一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1年的时间,就以自卫战争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全面进攻”和“局部进攻”、“重点扫荡”、“全面蚕食”。并于1947年5月发动了滦(河)东战役,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有力地配合了东北和华北两大解放战场的作战,使人民看到了解放战争最后胜利的曙光。1948年辽沈战役期间,冀东区先后出动民工15万人支援前线,对辽沈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平津战役期间,冀东区人民以“倾家荡产”精神筹集物资支援前线。有30万农民群众,组成270多个担架团随军作战,特别是遵化县的万人担架团,为平津战役的胜利建立了不朽的功勋。在人民共和国的红旗上留下了他们血染的风采!
        1948年唐山解放前夕,工人和学生又进行反南迁和护厂护矿斗争,保护了城市。
        在唐山人民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3年军事和政治的殊死斗争以后,终于迎来了大决战的胜利。1947年至1948年间,迁安、遵化、乐亭、玉田、滦南、丰润的县城相继获得解放(迁西于1947年建县前已解放),在滦县县城于1948年11月29日解放和唐山市区、丰南县城,于1948年12月12日获得解放以后,今唐山市所辖县、市区域全境解放。这个光辉的胜利是全体人民艰苦奋斗、流血牺牲换来的。
民主革命任务的最后完成
        1948年12月12日,唐山解放。这是唐山近代史上最盛大的节日,唐山的历史由此掀开了新的一页。
        唐山全境解放以后,建立了统一的地方人民政权。帝国主义势力、封建地主阶级、官僚资产阶级退出了历史舞台。人民开始当家作主。1948年12月13日,建立了唐山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中共唐山市委书记阎达开任主任。1949年6月,建立了唐山市人民政府,共产党员李一夫担任第一任市长;7月,吴德调任中共唐山市委书记。唐山市28.12万人民,在国民党反动派留下的烂摊子上开始建设新的生活。唐山大地开始出现了生机。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继续完成民主革命遗留下来的任务。唐山市人民政府接管了所有官僚资本企业,把其转变为国有企业。对有官僚资本股份的企业,如华新纺织厂,人民政府没收其官僚资本,与该厂民族资本合营,成为唐山最早的公私合营企业。对中英合资的开滦矿务局实行军管,派驻军代表监督生产,后于1952年5月由人民政府代管。又按照中央人民政府的统一部署,进行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唐山周围各县属老解放区,土地改革于1948年底前已基本结束;唐山市郊区等新解放区从1949年初至1950年3月完成了土地改革,消灭了封建土地制度,实现了“耕者有其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在1950年底至1951年底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对土匪、特务、恶霸、反动会道门头子和反动党团骨干分子等5个方面的反革命分子进行坚决打击和镇压,使唐山的社会秩序获得前所未有的安定。
        同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相配合,中共唐山市委和市人民政府还领导人民进行了多方面的民主改革。首先是在国有工矿交通企业进行民主改革。揭露和控诉存在于旧企业中的封建把头制和各种压迫工人的制度,消除隐藏在企业内部的反革命分子和封建残余势力。实现企业管理民主化和加强工人与职员的团结。这是把官僚资本主义企业改造成为社会主义企业必不可少的步骤,也是为了改造私营资本主义企业以适应当时的社会需要。
        土改、镇反运动和各项民主改革的革命洪流荡涤着旧社会的污泥浊水,使唐山的社会面貌、社会风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胜利,使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更加巩固,恢复和发展经济的工作有了必要的政治条件。同时为以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进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准备了社会条件。
        唐山人民100多年的革命运动,汇入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革命斗争的主旋律,是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壮丽的乐章。
革命英烈
        唐山近代革命文化的主体是人。在伟大的革命运动中,广大的人民群众创造了壮丽辉煌的近代革命文化,而在历次革命运动中英勇献身的革命英烈,把唐山近代革命文化具体化、形象化,成为永恒的丰碑。
        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唐山千万个志士仁人,浴血战斗在中国广阔的原野。京东义和团的首领大多壮烈牺牲。丰润义和团首领陈瓒、纪庆临刑前大义凛然,对监斩的知县说:“少说废话,快快过枪!”慷慨赴死,从容就义。反清抗俄志士蒋卫平(今滦县人),1910年在奉命交涉中俄边界事件时,被沙俄军警枪杀于黑龙江的乘船上。蒋卫平流血遍舟,仍气宇轩昂地高呼:“杀我一人,不许连累船夫!”喊声未止,而船已沉没。真可谓慷慨悲歌。李大钊曾题诗:“斯人气尚雄,江流自千古。”辛亥滦州起义领导人王金铭(山东武城人)、施从云(安徽桐城人)、白雅雨(江苏南通人),心系国家,慨然发动滦州起义。不幸兵败雷庄,先后被捕。王金铭临刑时,清朝通永镇镇守使王怀庆喝令捆绑,王金铭大义凛然,高呼:“吾辈军人,安用此!”于是两手叉腰,昂首受刃,神态从容,骂不绝口,壮烈而死。时年32岁。施从云于雷庄遭清军伏击时,持刀奋呼,身先士卒,猛力陷阵。司书和马弁一再劝他改服潜行,施从云说:“见危授命,古训昭然!从军之日,早已立志以死报国!你们不要再说了!”后与王金铭同时牺牲,也32岁。白雅雨在开平被捕后,审讯他的王怀庆喝令他下跪,他厉声回答:“此身可裂,此膝不可跪!”王怀庆下令断其右腿,倒挂于树,割去头颅,惨忍至极。后于衣袋中得其《绝命诗》:“此身虽死了,主义总流传!”对革命理想的实现充满信心。王金铭、施从云、白雅雨和一批辛亥革命志士为缔造共和而大义捐躯,其悲壮惨烈,令人扼腕痛惜。革命精神万世不朽!
        在新民主主义革命的30年间,有1.8万名唐山籍的英雄儿女血染疆场,壮烈牺牲;全市6549个村中有4418个“烈士村”;遵化县牺牲的烈士达2927人。原丰润县北夏庄乡大旺庄是一个有2620人口的村(1984年人口数),就有47名革命烈士。唐山人民为中国革命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由此可见一斑。
        在五四运动中,青年知识分子郭友三(唐山郭大里人),担任唐山各界联合会评议部长,擘画伟图,奔走呼号,赴京请愿,被反动军警打伤,不治而死。郭友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唐山牺牲的第一位革命烈士,他的英名永存。1922年第一次工人运动高潮中,开滦矿务局工人举行罢工,遭军警镇压,数十名开滦矿工喋血唐山街头,6名英雄矿工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写下了气壮山河的一页。1927年10月玉田农民武装暴动,鲁家峪的浴血奋战,一批农民英雄光荣献身。暴动领导人于方舟(宁河人)、杨春霖(丰润人)、解学海(河北无极人)、刘自立(陕西咸阳人),于1928年1月被杀害于玉田城外。他们丹心耿耿,视死如归。临刑前齐唱《国际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表现了共产党人的革命英雄气概和崇高的革命气节。其时于方舟年27岁,杨春霖年36岁,解学海年方26岁,刘自立年仅22岁。
        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牺牲的最著名的唐山烈士,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大钊(乐亭人)。李大钊也是中国现代革命史上最著名的革命英烈之一。李大钊是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先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宣传马列主义,救万民于水火,名重当世。1927年4月28日,被奉系军阀秘密绞杀于北京京师看守所。李大钊“首登绞刑台”,“神色未变”,从容就义。其凛然正气,光照千秋!李大钊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儿子,是唐山人民的光荣和骄傲,他在中国人民的心中树起了一座丰碑。
        在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和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期间牺牲的革命烈士,还有唐山第一名共产党员、中共唐山地委第一任委员长(书记)邓培(广东三水人),在广州献身;曾任中共北京区委委员、后任广州黄埔军校政治教官的安体诚(丰润县),在上海龙华遇难;曾组织渭南农民暴动、担任西北工农革命军政治部主任的卢绍亭(丰润人),血洒渭南土地;曾参加领导八一南昌起义的“革命元老”江浩(玉田人),鞠躬尽瘁,长眠在苏联海参崴的郊野;曾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天津地委组织部长的江震寰(玉田人),牺牲于天津街头;以及出身唐山铁路工人的共产党员王麟书、刘玉堂等人,先后在哈尔滨、汉口等地就义。名垂青史,千古永生。江震寰铁骨铮铮,宁死不屈,行刑时挺身骂敌,拒绝伏跪受刑,被连击3枪始仆地,年仅23岁,时人为之感泣。江浩和江震寰,父子英烈,流芳百世。
        在抗日战争时期,涌现了一批又一批舍生忘死的抗日英雄。1938年1月7日,华北抗日联军第3军区第1支队在清河沿的战斗,揭开了冀东人民抗日武装暴动的序幕。支队司令员王平陆(今迁西人)壮烈牺牲。碧血丹心,光耀中华。当年七八月间,冀东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举行了抗日武装暴动。许多抗日英豪血洒长城内外,献出了闪光的生命。著名的爱国知识分子洪麟阁(遵化人)、杨十三(迁安人)忧国忧民,投笔从戎。洪麟阁任冀东抗日联军副司令兼第一路军总指挥,他大气震环宇,金戈铁马声。1938年10月15日,率部在遵化抬头村与日寇拼死战斗到最后一刻,多处负伤的他,拒绝通讯员要背他走,举枪对准自己的头颅,饮弹捐躯,可歌可泣。杨十三担任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政治部主任,率部踏着洪麟阁等烈士的血迹前进,艰苦奋斗,积劳成疾。1939年7月21日,在行军的担架上与世长辞,令人感佩。毛泽东为他写的挽联是:“国家在风雨飘摇之中,对我辈特增担荷;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于先生尤见典型。”八路军朱德总司令的挽联是:“渤海毓雄,民族之杰;霭霭风仪,异质挺特。冀东起义,倭奴气慑;瞻彼真容,彪炳日月”。以后在冀东抗日游击战争和创建冀东抗日根据地的长期斗争中,唐山儿女前仆后继,百折不回。丰滦迁联合县县长魏春波(今迁西人),“为革命牺牲一切,毁家纾难,死兄死弟,死妻死侄,鲜血洒遍燕山麓;与倭奴搏斗数年,捐躯殉国,成仁成义,成英成烈,勋献洋溢滦水滨”。魏春波一家,满门忠义,堪称民族精英,足使青史留辉。自幼在唐山赵各庄长大的传奇英雄节振国,智勇双全,胆略过人,刀劈日本鬼,奇袭日伪军,惊天地,泣鬼神。1940年8月1日,年仅30岁的节振国在滦县下尤各庄战斗中壮烈殉国,尤各庄的乡亲无论老少皆为尽哀。长期担任冀东八路军副司令员的包森(陕西蒲城人),英姿勃发,用兵如神,善于出奇制胜,威震敌胆,人称“中国的夏伯阳(夏伯阳是苏俄国内战争时期的英雄,红军优秀指挥员)”。他在冀东坚持抗战4年,始终是戎马倥偬,壮心不已。1942年2月,在与日军作战时,31岁的包森血染遵化野瓠山村。包森百战退敌寇,马革裹尸还,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永远活在唐山人民心中。1942年4月2日,冀东八路军第12团政委刘诚光(湖北黄安人)和2营教导员苏连存(丰润人)率部200余人,在遵化甲山被3000余名日伪军合围。刘诚光和苏连存率部与敌英勇拼杀,直到子弹打光,最后拉开手榴弹的导火索冲向敌群,与侵略者同归于尽。几十名干部跳崖殉国。燕山为之肃穆,滦水为之呜咽。他们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与“狼牙山五壮士”齐辉,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滦县医界名流秦丽南一身正气,支持抗日,被日本宪兵队逮捕。日寇企图收买他,他在牢房中愤然绝食8天,用清白的死与民族敌人抗争。从这个57岁的老人身上,可以看到中华民族的脊梁。
        在3年解放战争期间,唐山人民斗志昂扬,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殊死搏斗。他们横扫千军如卷席,刺破青天锷未残。千万唐山的革命烈士在中国革命史上又写下了彪柄千古的一章。1947年5月21日,参加冀察热分局第一次党代表会的冀东代表团苏林彦(丰润人)等22人,英勇牺牲在赤峰西的柴胡栏子村。冀东行署财政厅长王克如(滦县人)、第15地委宣传部长冀光(玉田人),战斗到最后,手枪中都只剩一颗子弹,他们毫不犹豫地饮弹殉国。在唐山军民反“扫荡”反“蚕食”的斗争中,涌现了一批忘我工作、慷慨赴死的巾帼英雄。丰南县老王庄19岁的妇救会主任、女共产党员王翠兰,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惨遭酷刑,口灌辣椒水,竹签钉十指,香头烧乳房,烙铁烫全身。在严冬季节,扒去衣服,吊在屋檐下暴打,又往身上泼冷水,全身冻冰,手指甲和耳朵脱落。但王翠兰坚贞不屈,一直鼓动在场的群众坚持革命。她为人民的解放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还有滦县小赤口村的青联队长古坤(20岁)、丰南县邸家庄的妇救会主任邸金芝(19岁)、迁安县大杨官营村的妇女主任张秀英(36岁)、出生在丰润的武清县妇女会主任陈明(21岁)、迁安县潘庄子村妇救会主任徐桂芬(18岁)等,她们都是顶天立地的“刘胡兰式”的英雄,舍生取义,浩气长存。1949年1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攻天津的战斗中,遵化县担架3团团长兰玉山(28岁)及7名队员,血洒津门热土。兰玉山实践了他为革命“不要头,不要钱,不要家”的誓言,在身负重伤的情况下,仍然挥手高呼“前进”,表现了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大无畏精神。人民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与他们擦肩而过。这些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新浪微博 更多
W020190111573109322486.jpg
W020190111572286638669.jpg
W020181113323896922539.jpg
张翎
W020160328293030204247.jpg
范小青
W020190111369919922567.jpg
考工记
作者:王安忆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河北省唐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冀ICP备08005460号